管家婆免费资料大全 > 内地娱乐 > 香港电影的艰辛,让资本飞一会儿

原标题:香港电影的艰辛,让资本飞一会儿

浏览次数:73 时间:2019-08-16

《窃听风云3》:让资本飞一会儿
文/马庆云
麦兆辉、庄文强的“窃听风云”系列,到第三部,必然面对两个问题。第一个,如何在窃听活动最终让窃听者自身进入矛盾挣扎漩涡这个老故事套路中出新。第二个,如何满足影迷日益呼吁的港产片要拥有香港本土特色的欲求。这两个问题中,有任何一个解决不好,都必然让《窃听风云3》狗尾续貂。
与以往一样,《窃听风云3的故事,依旧围绕“窃听”展开。但是,本次故事的主角,已经俨然不是窃听者,而变为被窃听者。窃听工作的两个直接参与人,以半旁观的方式介入电影事件,他们以近乎观众的视角,在层层剥离故事,为影迷展现一个围绕土地而进行的地产资本运作。他们与观众一样,并不清楚最终的真相,只能跟随故事的推进,来选择自身的下一步行动。同时,与以往窃听系列不同,该部电影,并不设立直接的正反对立势力,每个人都有自己正义的一面,而每个人又都有邪恶的面容。
习惯于好人打败坏人套路的影迷,这次,一定会在这种“全坏”的人物设定中,无法实现自己的审美移情了。这正是电影的高明之处。以往窃听系列,总是正反对立明显,最终邪不胜正。而现实世界中,并无严格意义上的正邪之分,以正制邪,只是一厢情愿。在邪邪碰撞中,倒是更能彰显影片的真实度。《窃听风云3》正是用这些巧妙的设计,区别于以往的两部。
进而,该部电影如何保持港产味道,便成为重点。《窃听风云3》以颇具香港意义的“丁权”(每个新界男丁都有一定数量的建楼房的权利)为基点,将丁权与地产资本之间的矛盾冲突戏剧化,一面在内容上保证原汁原味的香港特色,一面又在故事的叙事技巧上完成了对以往港产商业片的继承。因为丁权的特有性,造成该部窃听故事,无法复制到香港以外的任何地方,这就让影片具备地域的唯一性。这种唯一性,是构建香港本土特色的最好法宝。
以往两部窃听系列,更愿意体现人在资本面前的人性挣扎问题,这种挣扎,错的,不是资本,而是贪婪的人欲。《窃听风云3》则开始进行另一种反思,人性在资本面前恶劣不堪,错的,到底是人性丑陋,还是资本运作本身的肮脏呢?基于此,土地与地产之间的矛盾冲突,在影片中天然存在。土地,代表着一种原始的农业田园形态,地产,则代表着一种资本运作的丑恶形态。
影片最后,田园村落后的高楼大厦瞬间倒塌,极具象征意义。人类在创造资本的同时,又是否早已将内心良善出卖给了这种资本的运作方式呢?在经历资本运作的丑陋之后,我们是否更安心于返璞归真的田园呢?在资本市场高度发达的香港,能生出《窃听风云3》这样的,对资本本身的警惕来,难能可贵。这也正是影片最重要的价值。
毫不客气地说,该部电影,窃听只为符号,围绕土地与地产之间展开的冲突与思考,才是影片的真正意图。在地产的泡沫繁荣背后,是否到了我们真个应该思考一下,土地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时候了呢?

     提前看了点映场,主创交流环节时,当麦兆辉导演在被问到是否还有延续这个系列继续拍第四部的打算时,他提到“这还要取决于观众们是否喜欢。”这里的“喜欢”当然指代市场的回馈与影迷的反应,但我也感受到的是导演言辞之间对《窃听》系列已经终结的暗示,在凌晨上映之际,在尽量不剧透的情况下写一点我的感受。

     全片围绕新界“丁权”制度这一香港本土文化展开,这种文化背景的介入明显区别于前两部,足见麦庄组合推陈出新的意识与野心,这种“推陈”转变体现在之后整体故事及人物设定,叙事手法甚至演员表演等诸多方面,而在我看来,这种“推陈”之后的“求新”的做法并未收到成功的预期效果。
 
      《窃听风云》第一部中,我们看到了人性的沉沦与救赎,第二部则是一场动人心魄的“公子复仇记”,这两部作品在警匪类型片的节奏包装下收效甚佳,娱乐性十足,票房高红。或许是麦庄太想在这个系列完结之时做出一点情怀的东西,他们竟然有意无意地舍弃了这种屡试不爽的模式,弱化掉“窃听”这个核心概念(“窃听”设定给全片带来的有限作用就是提供了一个“上帝视角”,顺利地层层剥茧展开故事,麦庄的这种技法还是非常值得肯定的。),去控诉香港地产霸权、新界原住民特权以及贪得无厌的土豪大佬,也就有了迎合观众的政治意味,他们在控诉过程中又力求讲好故事,丰满人物,铺设复杂人物关系的吊诡命运,剧情容量的增大只能在片长上做出妥协,结果却是降低了这个系列本来具有的节奏感与可看性,非常可惜。

     《窃听风云3》是整个系列里人物最多,关系也最复杂的一部,所以戏剧冲突非常容易切入。但在我看来他们在群戏上处理并不算好,模糊人物正邪的老套手法看似高明,实则反而造成了“人物脸谱化”的窘境,“铁三角”之外的其他角色外在迥异,骨子里都高度的一致,当然,演员的表演也是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之一。

     难道是模仿《扫毒》中加入《誓要入高山》的设定吗(《扫毒》很成功么……),麦庄这次也采用了70年代的歌曲《风云》来做一种兄弟情的依托及变迁的照应(“是谁令青山也变,变了俗气的嘴脸。”),但情绪是需要故事剧情铺垫积累的,《风云》的运用在戏里面并没有很好串联起情节的发展,也难以支撑里面几个人的兄弟情变化。所以导致《窃听风云3》这种情怀乱入会令观众相当出戏,在点映的时候,如此煽情的段落竟然出现了笑场的情况,而影片设的“58888888”、“你可以拿金像奖了”等笑点也显得非常刻意生硬。另外,结尾的“撞车大战”也存在许多漏洞,一个个阴险狡诈、自私自利的角色莫名其妙地开始搏命,方中信最后的出现也非常突兀,毫无逻辑,像是为了营造“惨烈结局”的结局。

      整体看来,麦庄这种舍本逐末放弃类型诉求情怀突破的做法还是有一定程度上的成效的。以往两部窃听系列,更愿意体现人在资本面前的人性挣扎问题,这种挣扎,错的,不是资本,而是贪婪的人欲。《窃听风云3》则开始进行另一种反思,人性在资本面前恶劣不堪,错的,到底是人性丑陋,还是资本运作本身的肮脏呢?基于此,土地与地产之间的矛盾冲突,在影片中天然存在。土地,代表着一种原始的农业田园形态,地产,则代表着一种资本运作的丑恶形态。

   想起今年的金像奖上,《一代宗师》创造了12项获奖记录,所谓一枝独秀不是春,王家卫一家独大的风光背后,是香港电影没落的一种黯然无奈的警示。麦庄组合以《窃听风云》作为香港电影“北上”的成功范例,这其中的种种尝试都无可厚非,因为至少他们还在认真地做电影,而“认真地做电影”在时下的中国市场都已是凤毛麟角的奇观现象了。身为电影制作人,你愿意你的作品受众基数是一千万,还是十四亿?这不是道简单的数学题,而是一个时代发生变化时所能感测的不可抗拒之力。所谓坚守港味,也就是意味着小众和片面。那么也就不再能有奇迹票房之类的幻想,看重商业逻辑的香港电影人当然知道其中的分量(陈嘉上说,“在香港,做电影只是为了谋生活的。”);如果选择这几年已形成规模效应的“北上”,那么就要做加减法,卸掉内地人不熟悉的包袱,增加大中华地区通用的惯性和方式。但,这看上去非常简单的选择题,对身体力行的一代香港电影人来说,无疑使一种撕心裂肺般的改头换面。就冲这一点“北上”的艰辛和努力,就应对麦庄两位导演给予鼓励并致以敬意。

本文由管家婆免费资料大全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香港电影的艰辛,让资本飞一会儿

关键词: 2019管

上一篇:就一个字

下一篇:没有了